2016年8月,第31届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在巴西的里约热内卢拉开了大幕。激烈的赛事角逐,热情似火的观众,配着夏日的骄阳,点燃了人们的运动激情。俗话说,生命在于运动。就算是在巍峨的皇宫御苑中,上到皇帝、大臣,下到宫女、太监,也常常举办“运动会”呢!

马术——龙马精神,千里奔腾

先秦时候,驾驭马匹是君子必须掌握的技能之一。到了明清两代,紫禁城中善于骑马的皇帝也不少。特别是清朝,天下是在马背上夺得的。所以,为了让国家的继承者们不忘祖先的辛劳与勇敢,骑射被列为皇子们的必修课程。为此,宫中还设立了养马、管马的机构——御马厩(jiù)、上驷(sì)院。

在清代皇家的许多宫廷画卷中,我们常常能见到骏马的身影。因为每到草丰马壮的季节,清代的皇帝就会到木兰围场或皇家御苑中,一展自己的马术技艺。他们会与蒙古各部首领,共同观看八旗官兵的马术表演。比如:有站在马背上射箭者,有马上双手倒立者,有双人的马上杂耍,还有立于奔马上吹笛者……各种表演层出不穷,看得人们眼花缭乱。

捶丸——宣德皇帝的高尔夫

高尔夫球运动因为礼节繁多,被称为绅士运动。你知道吗?在几百年前的紫禁城中,也流行着这样一种打球入洞的绅士游戏。明朝的宣德皇帝朱瞻基,就是这种游戏的发烧友。这种游戏的名字叫作“捶丸”,是宋元明三代相当盛行的一种休闲娱乐活动,尤其被王公贵族们所喜爱,和高尔夫球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对于一般的游戏项目,宣德皇帝并不常常参与,只是很喜欢把自己观看比赛的情形画成行乐图。而对于捶丸,他却忍不住要亲自“行乐”一把了。你看!在皇家的私人球场上,地面被修整得平服妥帖,没有太多的障碍物。远远的,球洞上早已插好彩旗作为提示。一根根球杆分门别类放在凉亭的长几上,并有专人看守照料;多位太监还充当“球童”,为皇帝递上球杆。看上去,和今天的高尔夫球还真有点像呢!

龙舟——龙舟破浪,竞赛千年

清代的统治者在入主中原前,并没有端午赛龙舟的习俗。但进入中原后,他们深深爱上了这项活动。1725年,圆明园兴修一新之后,雍正皇帝经常在此居住游乐并处理公务。每逢端午节,圆明园的福海都会举办龙舟竞赛。不仅如此,观看比赛的皇帝、王公大臣和皇后妃嫔(pín)们,届时都要身穿汉服,作汉族人打扮,这也算是赛场上另一道靓丽的风景吧。

清人画胤禛十二月景行乐图,其中一幅就描绘了清代雍正皇帝亲自主持端午赛龙舟的场景。只见十几支盛装华彩的龙舟,在圆明园福海的水面上纵横飞驰,细看一些高高翘起的龙尾上面,还有运动员在上面或坐或立,表演各种惊险刺激的高难度动作。看来,赛龙舟不光是一场紧张激烈的竞技,还是一场趣味十足的表演。“扑通!扑通!”只见领先的两支龙舟各有一名队员跳入水中,奋力争夺惊慌失措的水鸭。雍正皇帝坐在临水的高阁上,一边细品香茶,一边和后妃们欣赏这场精彩绝伦的龙舟赛。

足球——御苑蹴鞠有绝技

蹴鞠在中国是古已有之的运动了,已被世界公认为是中国古代的足球运动。在当时的市井大众和宫廷贵族间都非常流行,军伍之中有时也以蹴鞠训练士兵。

古代的蹴鞠分为两种。一为有球门的筑球,队员负责传球,由球头负责把球射入三尺高一尺左右大小的球门,如果没射中但由本队队员接住,仍然可以传给球头多次射门,但如果球落地了就输掉一球,由另一队开始传球。另一种为无球门的“白打场户”。以所踢花样难度的高低论输赢。参加人数从2人到10人皆可,踢法类似后来的踢毽子。

在宣德皇帝朱瞻基的这场蹴鞠比赛中,便是“白打”的玩法,双方队员各就各位。气定神闲而又花样百出,争着给皇帝展现新练就的奇招,令人眼花缭乱,有时又突然有出人意料的假动作,摆出滑稽的姿态,逗得宣德帝拊掌大笑。那皮球在他们脚下一来一往,百十个回合仍胜负难分。

射箭——御苑弯弓,羽箭流星

满族是北方强悍尚武的民族,以骑射打天下,清代历代皇帝都十分重视骑术和射箭技能的传统,紫禁城内的箭亭及箭亭广场见证了一代代射手的英姿。到清末,随着现代火器的普及,射箭的军事意义几乎完全消失,从而演变为纯粹的竞技体育项目,我国现代的射箭运动,就是继承了古代传统射箭技术而发展起来的。

你看!承德避暑山庄里乾隆皇帝正在练习射箭,此时已是箭在弦上,正要发射。乾隆皇帝箭法高超,常常能一箭射落箭靶,因而靶旁有三人轮流伺候着重新安置靶心,已经拾着箭的侍卫则一路小跑着返回发射点。乾隆帝身后一排侍卫伺候者,其中一人已跨前一步,持箭恭立,随时准备递上。

冰嬉——乾隆皇帝的溜冰大赛

乾隆皇帝多次强调将冰嬉定为国俗,足见宫廷对冰嬉运动的喜爱程度。冬至过后,寒凝大地。紫禁城西边,皇家的太液池湖面也凝成了一面大冰镜,在百官、侍卫的扈从下,皇帝坐着华美的船形冰床从岸边滑向湖上的冰场。

脚蹬冰鞋、列队等候的八旗兵丁们早已跃跃欲试了!除了速滑大赛——“抢等”和冰上橄榄球—— “抢毬”。最精彩的要数八的团体花样滑冰运动了。冰上树立起三座彩扎的旌门。八旗健儿们沿着划好的弯道顺序出场,曲折盘旋,在旌门之间穿梭滑行,各施绝技,有边滑边舞叉弄棍的,有双人叠罗汉的,有拈弓搭箭射门上彩球的……各种花样滑冰令人目不暇接、眼花缭乱。

一场场冰嬉之后都是皆大欢喜的赏赐,一些技勇过人的得胜者更得到了乾隆帝的重奖。并以冰嬉为题,和众位文臣开始吟诗做赋,直至兴尽回宫。

摔跤——龙腾虎跃斗跤场

在清代宫廷画家、意大利人郎世宁的《塞宴四事图》中,反映了乾隆皇帝在承德万树园筵宴文武和蒙古王公使臣时,善扑营表演“布库戏”的场面。画的上方有乾隆帝御笔,根据乾隆帝的御笔记述,清宫相扑主要有两种:一是满族摔跤,跤手称作“布库”,脱帽、穿靴、揎袖短衣装束,只要将对方摔倒在地就为胜利,胜者赐酒。另一种蒙古族摔跤,跤手称为“布克”,脱帽,赤足,上身裸露,必使对方头部和肩部完全着地才为胜,胜者赐与羊肉。《塞宴四事图》中正在进行摔跤比赛的三对跤手,其装束和动作形象,恰好反映了这两种摔跤形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