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2017.09

“明代御窑瓷器——景德镇御窑遗址出土与故宫博物院藏传世弘治、正德瓷器对比展”在故宫博物院斋宫开幕

     2017年9月29日,由故宫博物院和景德镇市人民政府联合主办的明代御窑瓷器对比系列展之三——“景德镇御窑遗址出土与故宫博物院藏传世弘治、正德瓷器对比展”在故宫博物院斋宫展厅隆重开幕。



  此展览系在双方合作于2015年和2016年分别成功举办“明代御窑瓷器——景德镇御窑遗址出土与故宫博物院藏传世洪武、永乐、宣德瓷器对比展”、“明代御窑瓷器——景德镇御窑遗址出土与故宫博物院藏传世成化瓷器对比展”后,又隆重推出的一个大型专题瓷器展。


  2014年故宫博物院与景德镇市人民政府签署了合作框架协议,协议涉及的内容很多,其中之一就是双方利用各自的优势合作举办“明代御窑瓷器”对比系列展。展览旨在通过将明代景德镇陶厂或御器厂遗址出土的落选品(修复件或残片标本)与故宫博物院收藏的传世品以对比的方式进行展示,以较全面地反映明代御窑瓷器所取得的高度艺术成就,为观众朋友提供一个全面了解明代景德镇御窑烧造瓷器品种和欣赏标准器的机会。


  早在20世纪70年代,位于今景德镇市珠山的明代御窑遗址已零星出土过一些明代御窑瓷器残片。80年代以来,景德镇市陶瓷考古研究所配合基本建设工程对明代御窑遗址进行过多次局部考古发掘,取得丰硕成果。出土的数以吨计的御窑瓷片标本和窑具,成为研究明代御窑生产制度和烧造瓷器品种的珍贵实物资料,在国内外学术界产生广泛影响。


  随着对出土瓷片标本的不断修复、展示和出版,人们发现其中有大量瓷器标本能与传世品相互印证,而且寄希望于能看到将传世品与出土物进行对比展示。


  故宫博物院是在明、清两代皇家建筑——紫禁城及其收藏品基础上建立起来的中国最大的综合性博物馆,明清时期的皇宫是景德镇御窑(器)厂所烧造瓷器成品的使用地,废品则被打碎掩埋于御窑(器)厂。由此造成故宫博物院所藏明代御窑瓷器不但数量多,而且质量精,与景德镇市人民政府联合举办传世与出土明代御窑瓷器对比展,可谓珠联璧合。举办这样的展览,也是让分离数百年瓷器的一次再聚首。本次推出的“景德镇御窑遗址出土与故宫博物院藏传世弘治、正德瓷器对比展”是明代御窑瓷器对比系列展中的第三个。



  明代弘治(1488~1505年)、正德(1506~1521年)时期,处于15世纪与16世纪之交,是明代社会、文化变迁的分水岭,即明代社会开始由之前的保守、沉闷逐渐走向革新、活跃。表现在社会风气上,最突出的是淳厚朴实之风逐渐消失,人们开始变得崇尚钱财、追求财富。由于这两朝景德镇御器厂烧造的御用瓷器具有一定共性,如生产规模均相对缩小、品种都急剧减少、装饰风格也都相对朴素,因此,特将这两朝瓷器一同展出。展览共分五个单元,分别为清新优雅——青花、釉里红瓷器、轻盈秀丽——五彩、斗彩瓷器、色彩缤纷——杂釉彩、素三彩瓷器、均匀纯正——颜色釉瓷器、影响深远——后仿弘治、正德朝御窑瓷器。共展出文物和标本约160件套,其中一多半展品均为首次公开展出。展出的弘治朝御窑黄地青花折枝花果纹盘【故宫博物院藏品(新142841)与景德镇御窑遗址出土、景德镇御窑博物馆藏品对比展示】、浇黄釉牺耳尊(故145695,故宫博物院藏)、茄皮紫釉双耳尊(故146246,故宫博物院藏)、祭蓝釉描金牛纹双耳尊(故145168,故宫博物院藏)、浇黄釉描金弦纹折沿盘(故144578,故宫博物院藏)、孔雀绿地洒蓝锥拱云龙纹盘(景德镇御窑遗址出土、景德镇御窑博物馆藏)和正德朝御窑青花阿拉伯文烛台(故145699,故宫博物院藏)、青花八思巴文款海水云龙纹盘【故宫博物院藏品(新82512)与景德镇御窑遗址出土、景德镇御窑博物馆藏品对比展示】、五彩团云龙纹碗(景德镇御窑遗址出土、景德镇御窑博物馆藏)、白地绿彩锥拱海水云龙纹盘【故宫博物院藏品(新39018)与景德镇御窑遗址出土、景德镇御窑博物馆藏品对比展示】、素三彩锥拱海水蟾蜍纹三足洗(故145705,故宫博物院藏)、孔雀绿釉宫碗(故145709,故宫博物院藏)、浇黄釉描金爵(故146268,故宫博物院藏)等,均堪称难得一见的珍品。观众朋友可以通过这些展品领略弘治正德朝景德镇御窑厂严格的瓷器拣选标准和这两朝御窑瓷器烧造所取得的高度艺术成就。



  统观明代景德镇御窑瓷器,弘治、正德朝产品虽不如永乐、宣德、成化朝产品名气大,但亦算得上是品质精良、不乏精品,其中有的品种颇具特色。弘治皇帝是个好皇帝,也是一位好人,在位18年,奉行恭俭节制、勤政爱民思想,不好玩乐,致使统治相对稳定、国家相对安定,弘治朝也因此被史学家称为“弘治中兴”,弘治皇帝则被誉为“中兴之主”、“太平天子”。从文献记载来看,弘治年间鉴于被派往景德镇督造瓷器的太监往往假公济私、用一造百,致使烧造御用瓷器扰民伤财,有关大臣曾多次奏请裁减或罢免前往督造的内官,弘治皇帝也采纳了大臣的意见,但均未长久,不久即又复遣,这说明弘治皇帝对瓷器烧造感兴趣。弘治朝御窑瓷器艺术风格延续成化朝御窑瓷器,仍以造型俊秀、胎体精细、釉质温润、装饰文雅而著称于世。目前统计弘治朝景德镇御器厂所烧造瓷器品种大约有16个,几乎只有前朝成化所烧造约29个品种的一半。其中尤以浇黄地青花瓷、白地绿彩瓷和浇黄釉瓷等取得的成就最高,最受世人称道。尤其是浇黄釉瓷器,温润如鸡油,色泽娇嫩,博得“娇黄”之美称。


  正德皇帝朱厚照在位16年,是明代近300年历史中最能闹腾的一位皇帝,是一位昏庸、荒唐、不正常的皇帝。朱厚照即帝位后,曾下令翌年改元以后暂停景德镇御器厂烧造瓷器两年,但不久即恢复烧造。正德十五年,正德皇帝遣太监尹辅前往饶州烧造瓷器,工部因正德十四年所发生“宸濠之乱”曾给江西民众带来很大灾难,遂建议暂免差官前往督造,但正德皇帝对该建议未予采纳。这说明正德皇帝对瓷器烧造也感兴趣。正德朝是明代景德镇御窑瓷器发展史上一个承上启下的转折点,主要表现在逐渐摆脱了成化、弘治朝御窑瓷器胎体轻薄、造型较少、装饰疏朗等特点,而变得器物胎体趋于厚重、造型逐渐增多、装饰偏向繁缛等。正德朝御窑瓷器品种多达20多个,少于成化朝,但多于弘治朝,其中尤以孔雀绿釉青花、素三彩、孔雀绿釉瓷等取得的成就最高、最受人注目,堪称傲视明代御窑瓷器的名品。正德御窑瓷器在装饰上的最显著特点是大量使用阿拉伯文、波斯文作为装饰。以八思巴文署四字年款(意为“至正年制”)亦为明代各朝御窑瓷器上所仅见,呈现一种非常有趣的现象。正德朝御窑瓷器上独有的文化符号,成为学者热衷讨论的学术课题。


  日月如梭,光阴荏苒。虽然弘治、正德朝御窑瓷器自问世以来已经过大约500年风雨的洗礼,但相信这些造型俊秀、胎釉精细、装饰文雅的瓷中佳品,仍会引人入胜,给您带来美的享受。


  展览开幕当日,江西省景德镇市政协主席黄康明、副市长熊皓,故宫博物院常务副院长王亚民、副院长任万平出席开幕活动。明年双方还将合作举办“明代御窑瓷器——景德镇御窑遗址出土与故宫博物院藏传世嘉靖、隆庆、万历朝御窑瓷器对比展”。


  此次展览不单独售票,凭故宫博物院门票即可参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