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宋代花鸟画中,有一幅著名的《枇杷山鸟图》。画中用水墨绘着两枝结实累累的枇杷,一只小鸟正站在树枝上,目光透过枝叶间的缝隙,紧紧注视着一只飞舞的凤蝶。这幅画十分写实,树叶被虫咬出的许多小洞,果实的饱满水分,都被逼真细腻地表现出来了。他的作者正是北宋皇帝——宋徽宗,赵佶。

  在旁边的对开上,清代乾隆皇帝专门为这幅画题了一首诗:“结实圆而椭,枇杷因以名。徒传象厥体,奚必问其声。鸟自讬形稳,蝶还翻影轻。宣和工位置,何事失东京。”感慨宋徽宗丢失了都城,断送了北宋的江山,不是一位称职的皇帝,但是他的绘画却如此逼真传神,堪称顶级艺术家,实在是历史开的一个玩笑。

  宋徽宗赵佶一生醉心书画,据不完全统计,除了《枇杷山鸟图》,有20多件画作流传至今,是北宋画家中传世作品最多的一个。故宫博物院就藏有《听琴图》《芙蓉锦鸡图》《梅花绣眼图》等著名画作。虽然有人认为这些画作常常有赵佶请其他画师代笔的嫌疑,但是,他提倡将诗词融入绘画的观念,使这一时期的北宋宫廷画都充满了高雅的诗情画意。


  有一次,徽宗以“野水无人渡,孤舟尽日横”为试题,命画师作画,大多数人为了表现“无人”,就画一只空舟停在岸边。可是,画家宋子房与众不同,他画了一位船夫,正独自卧在船尾吹笛子,表达的不是小舟中无人,而是路上没有行人,周围的空旷更衬托了船夫的闲适。这种以别致的构思表达诗词意境,才是徽宗最赞赏的艺术表现方法。


  另外,你注意到了么,在《枇杷山鸟图》的右侧,有一个花押,既像一个“天”字,又像一个“开”字,专家们认为实际上是表示“天下一人”之意,这个巧妙的花押也成为了宋徽宗独有的“个性签名”。在许多徽宗创作或者收藏、鉴赏过的书画上,常常能见到它。
  除了设计独特的签名,宋徽宗还独创了一种非常美丽的书法字体——瘦筋(金)体。这种字体筋骨感十足,提顿运笔转折分明,现在常用的仿宋体,也是由它演化而来的。我们将《闰中秋月帖》放大来看,一笔一划就像铁钩银划一样劲健有力,又有兰叶和竹子一样挺拔俊秀的身姿,仿佛能感受到书写人的功力。在众多字体中,一眼就能看出瘦金体的不同。

  宋徽宗不单精通书画,对美术人才的培养也很重视,创办了宋代的官方顶级“美术学院”——画学。它独立于宫廷翰林图画院之外,是专门的绘画教育机构,也是中国历史上唯一出现的皇家绘画学校。对于当时的人们来说,苦读圣贤书参加科举已经不是做官的唯一途径了,通过画画也是可以的,这让宋代画家的地位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画学师资力量十分雄厚,北宋著名的书法家、画家米芾就曾是画学中的老师,宋徽宗也经常亲临现场指导。流传至今的国宝级文物《千里江山图》卷的作者王希孟就曾是画学中的学生。毕业后,王希孟曾将自己的画作数次呈献给徽宗。徽宗看后,觉得他的作品缺乏功力,但同时发现他很有艺术慧根,便亲自指导,也因此留下了一段“师生”之缘。据传《千里江山图》就是王希孟在宋徽宗的指导下绘制的,绘画所用的绢帛和颜料还是徽宗“资助”的呢!

  宋徽宗还热衷于充实艺术品的收藏,而且将宫廷所藏的历代著名画家的作品目录编撰成了一本书——《宣和画谱》。这本书可不只是作品目录那么简单,它还是一部传记体的绘画通史。书中收录的作品总计6396件,按照画的不同类别分为人物、山水、花鸟等共计10门。单单是著录还不够,每门画科前都会配有一篇短文,详细叙述该画科的起源、发展、代表人物等,然后按时代先后排列画家介绍和他们的作品,为后人研究北宋和北宋之前的绘画发展和作品留下了珍贵资料。除了《宣和画谱》,宋徽宗还组织编撰了宫廷所藏书法作品的著录著作《宣和书谱》,书中的内容同样精彩详尽,有很多资料依靠这本书保存了下来。